果妮

人若勇敢,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这么多年习惯了被开学,很难想像有一天,我会走向三尺讲台,以另外一个身份去给别人开学。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不能成为没有见识的巫医术,教师也不能成为没有思想,没有见识的保姆。如此说来,教师其实是心智的引导者,灵魂的工程师。近来翻翻班级学生材料,31个孩子,31个家庭,62位家长。每个人像个小火星,众星捧月般地积聚了太多的能量,似乎在等待释放。不同的个体,不同的性格,想起同事家访过程中遇到的千奇百怪现象,不禁啼笑皆非。 同事是个很干练的处女座,行事麻利稳重,短短的家访在她这个新任班主任手里却游刃有余,很是钦佩。常以为凡事不一定要高要求高标准,但仔细思索,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或许为了31个孩子,我也该树立起一个积极向上的形象,鼓足勇气,好好努力,这样方可不落人后吧。

无论爱情在与不在,都有生活的模样

        爷爷奶奶相守60多年,所有人都说奶奶福气好,爷爷伺候了大半辈子,从不忍心让她吃过半点辛苦。印象里,农忙时候,隔壁邻家奶奶们总是踮着小脚,弓着腰驼着背,去田里拾麦穗,如同浮动的流云从一块地飘到另一块,小心翼翼,一手抱,一手捡,保持着僵硬的姿势,生怕遗落了手里凄惶的命根子。而我奶奶总是端着一个低矮的凳子,眯着那双细小的丹凤眼,悠闲地倚靠在大门口看着远远近近忙碌的人和事,不时还和别人唠嗑几句。犹记得妈妈讲过奶奶的劳力值千金,当时还不以为然。后来听说在那个男人要出门上工,女人要做农活的年代,爷爷总是白天上完工回来后,晚上又将奶奶那堆全村媳妇都能切动的红薯切完,这或许也成了奶奶不做活的好借口。奶奶瘫痪的那几年,爷爷一直很细心地陪在身边,夜里总是起来好几遍,摸一摸老太太的手心。不南不北的冬天总是很冷,爷爷那老旧的房子有些阴冷潮湿,他总是将奶奶的双脚抱在胸口,一捂就是一夜。奶奶去世时,爷爷像个孩子一般呜咽,哭着不停地说还没伺候够,看着平日高高大大,沉默寡言的爷爷老泪纵横的样子,除了唏嘘不已,心里亦是翻滚地厉害。想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是如此贴近的。曾一度以为爱情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对于爱情,越长大越觉得奢侈。总认为这个世界并没有真正的爱情,婚姻无非就是选择相伴,就像驯养的过程,在不断磨合中,终究也达成了一种最适宜的相处模式。而这样的模式又有多少人能找到?83版射雕英雄传里任性的黄蓉有包容她的靖哥哥,但现实里的翁美玲却怎么也寻不到她的靖哥哥,一度寻求自杀,惹人悲怜。有一天朋友跟我说她想分手,理由是跟他在一起就像处于暮年,没有生活该有的情趣。起初惊讶和困惑从我内心深处窜到了嗓子眼,我很想问是什么样的情趣,可是止住了。后来见过一面后,望着那个拖拉,懒散,只热衷于睡到昏天暗地且对朋友外出不闻不问的男人,突然理解了朋友的感受。一个不到30岁的人连对生活该有的热忱都没有,浑浑噩噩,没有任何的担当和追求,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岂能将自己的心放心地交于他?后来再次听到朋友的消息已是半年后,聪明的她果断地离开了,然后自己开始健身,学游泳和吉他,自助游,一个人走遍大江南北,结识了很多朋友,很是洒脱。或许这才是她追求的情趣,还好她找到了除爱情外,更美好的东西,那就是自我。所以想来其实一个人无论是否拥抱了爱情,也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让自己过成期待的模样。

2015,该期待什么。

        再回首,已是2015。        

        这一年,遇到了不知是否对的人,选择了不知是否对的事。迷糊着,混沌着,仿佛进入了自己从未经历过的兵荒马乱的时期。喧嚣,霍乱,不知所从。那些沉淀在心里的故事,千回百转,于心底荡来荡去,咕嘟嘟地翻滚、冒泡,有时候让人抵不住暗涌的愤怒,想奋力一击,却又可恨惊不起任何的微澜。人或许总是矛盾的,排斥着长大,却又期待着长大。在这长大的过程里,除了恐慌,剩下的就是对诸事的无助与无奈。或许是离痛苦越近,越是真实。有时候会想为什么别人唾手可得,看着很简单的事,在我们看来却是那么遥远,难于上青天?为什么本性善良,勤恳持家的好姑娘,却又要遭遇那么多的不公平与不顺利?我们的愿望只是如此简单,如此低微,却是这样难求。       

        从灯红酒绿的世界一路向北,摇摇晃晃,换乘各种交通工具,终于回到了家里,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总觉得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别人的家是多么安逸,终究给不了我一份归属感与安全感。或许是自己软弱,想要逃离,对于一个家的渴望,第一次那么强烈,似乎也不无道理。回来看到妈妈的病又重了,妈妈说不知道能不能再陪你20年。妈妈说以后你工作了要攒点钱留作嫁妆,爸妈没能力贴补你了。妈妈说姐姐的事情终究是一块心病…听着这些,我心里那个撕开缺口的洞仿佛灌风般呼呼作响,有无数个无能为力的声音回荡在心头,挥之不去。有些事,说不出,道不明地放在心底,硌得慌,也只能这样。我想自己终究不是可以任性,可以一身轻的人。2015年,不知道自己究竟会飘落到何处,看见怎样的风景,或许不在于风景,重要地是自己能否给自己一份安全感去填补起内心的那个缺口。


杂感

     毕业季,是一个令人狂躁的时期,可以说是很多人必须独自承受的成人

礼,难以逃避的过程。说起这个,心底总是各种冒泡。

    或许所有渴望的东西,就像朋友说得大可不必着急,岁月都会慢慢给予,

只是需要等待而已。犹记得当年踌躇满志,说要为家人而努力,为爸妈以后

的生活而负责,渐渐地却在安逸前行的道路上忘记了最初的目的,然现在回

想下,羞赧地是自己已好久没有记起这样的目标了。从小到大,家人眼里的

我似乎都很自觉自立,鲜少让他们操心,但近两年也让他们白了好些头发。

想来兴许是该顺其自然的,现在所经历的困苦和磨难只是人生更高层次的积

淀,就像大四,每天焦灼难耐,苦大仇深地仿佛全世界抛弃了自己,发疯地

想要找到一份工作,想要在这个社会扎根落脚,占有一席自己的位置。实际

呢,日子依旧跑马般地过去,丝毫不会理会你的情绪。你盲目地呆看着这个

世界,不知所措时才想起很早就有人一遍遍告诉过你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

上人,然之前你却忘却了。要虚度还是充实,无非在于自己的选择。如果将

其看做一颗糖果,兴许就会有甜蜜的期待。如果将其看做一杯苦茶,那也只

能默默喝下。所以,与其用消极的态度去看待,为何不换种更好的姿态去愉

悦自己,愉悦身边的人。人活着,无非是先愉悦自己,再愉悦他人,倘若连

自己都无法取悦,又怎样去让身边的人快乐呢。生活终究是要自己去体会,

自己去选择,自己去坚持的。正如你有怎样的气质就吸引怎样的人,很多东

西在你强大起来以后,或许都会不请自来,起码生活是可以选择了。

      突然想问问自己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你喜欢怎样的生活?你一直说不

清楚,实际上却还是有那么一丝感触,一些认知,只是你说不出,然内心想

要追求坚持的念头未必曾舍弃过。我知道自己喜欢有些变化的生活,喜欢接

触新鲜的事物,并通过尝试新的东西而获得一些自己的感悟和满足,我喜欢

看到自己每天一点点的进步,一点点的绽放,像路边安静自持的满天星。我

想要找到那个愿意陪我一起动,一起静的人,一起看山看海。我期待拥有一

处属于自己的小房子,侍弄成家人喜爱的风格,让爸妈生活地更舒适。然反

观,来到澳门后的你似乎开始享受这样不温不火的环境,遥遥自得中与接地

气的生活相脱节。你自私了许多,迷惘了许多,你惶惶终日,享受着家人集

中起来的力量来满足你物质的每一天。你像其他富二代、小土豪一样窝在宿

舍,逛商城,逛淘宝,你看起来和周围人如此相像,相像到你开始期待,开

始憧憬,觉得生活已经迈入了新的云层,你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的生活,你

行走在澳门金碧辉煌的赌场里,行走在花花绿绿的奢侈品牌里,你开始知道

什么是LV,什么是GUESS,什么是CK,什么是COACH,什么是DIOR。你

开始关注路上的车子,认识到哪个是保时捷,哪个是加长林肯,哪个是宾利

,哪个是兰博基尼,你开始下意识地了解澳门的房价、香港的房价、深圳等

这里那里的房价,你开始接触到德国、日本、台湾、新加坡、巴厘岛、泰国

等地的旅游讯息。也开始期待,开始筹划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的旅行。

你每天悠闲地晃荡在澳门慵懒气息的庇护下,经常性地抬起头,看看蓝天,

看看白云,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好美的感叹,洋洋得意于今天所做的那份兼

职或者家教赚了多少钱。你开始习惯身边围绕起来的,大批不愁工作、不愁

生活、不愁学费住宿费的小土豪,你开始习惯每天九点起来还禁不住想要夸

奖自己的生活,你以为你和他们如此接近,接近到仿佛再伸伸手就触及到了

他们站立的高度,你觉得你也会和他们一样,有所依靠,有所指望。

      然而一年过去了,你脚下的土地开始松弛了,你开始明白,生活没有所

谓的公平,出生让你身边的小富人们不愁吃穿,夜夜笙歌,成为啃老的一代

,毕竟父母有这样的资本,为何不让自家孩子来啃而非得折腾。而你呢,你

是谁?你忽然冒了一身的冷汗,仿佛做噩梦般苏醒过来,惊觉自己很像那个

穿着新装的皇帝,像一截埋在泥土里即将翻新的莲藕,有种要被连根拔起的

忧虑。你忘记了自己身后尘土飞扬,坑坑洼洼的小乡村,忘记了衰败变色,

杂草丛生的老房子,忘记了慢慢老去,却还在辛苦劳作的父母,你忘记了以

前那些说起来到现在还会心酸的日子,忘记了父母省吃俭用、辛苦赚钱供你

读书的日子,你也想不起那些熬夜复习拿奖学金,四处兼职的生活,你似乎

成功地得了失忆症,避开了你想逃避,想抹掉的过去。你忘记了回想述说,

确切地说是不敢回忆,不敢回想,你害怕想起时的那份疼痛,那份真实,害

怕想起后所产生的反射弧。你不得不承认,你那胆怯的心理让你变得别扭,

纠结,总是找不到与人相处的合适距离,你也不得不检讨,生活本来的面目

于你是平凡而普通的,何必憧憬期待不踏实、虚妄的世界?这些年过来了,

所有的经历,不大不小的片段,回味起来终究还是感叹庆幸。蓦然回首,你

发现隐然瞧不起的东西却又是你一生最支持最爱你最珍贵的宝物,而为了守

候这样的宝物,现在的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吃苦,不去奋斗?这样的苦也许

不是你吃,就是父母吃,也许不是现在吃,就是将来吃,你的选择又如何?

如今这些让你落泪让你欢喜的插曲,总会在日后成为轻描淡写的趣事。就像

那些奔跑在澳门街头、紧赶慢赶的日子想必也会是以后拿来说笑的一曲。

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微笑着说起这些“别人”的故事,感念这些“自己”的

经历。

 

分享给你Czarina的单曲《I Miss You》,来网易云音乐: http://163.fm/atysaXw
 和我一起听吧~ 

A-水塔先生 、:

这首Spell选自Marie Digby的首张专辑《Unfold》。安静平和的钢琴伴奏和清纯的女声,很深情,娓娓倾诉着自己对爱人诚挚的感情,如同歌词中吟唱的那样,以最纯洁和率真的方式,俘虏心灵……..

 一半日本血统,一半美国爱尔兰人血统,这位充满才气的年轻歌手叫Marie Digby。


歌曲名称:Spell

专辑名称:Unfold

发行时间:2008年04月

唱片公司:Hollywood Records

专辑语种:英语

专辑类型:Pop

部分歌词:

Spotlight shining brightly, on my face

I can’t see a thing and yet I feel you walking my way

Empty stage, with nothing but discourage

Singing this simple melody and

wearing her heart on her sleave and right now

I have you, for a moment I can tell I’ve got you

Cuz your lips don’t move

Something is happening

Cuz your eyes tell me the truth

I’ve put a spell over you